两岸故事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学术研究> 两岸故事
杨仁飞:台籍日本兵究竟是什么兵?
[来源: ] [ 浏览点击:10 ] [ 发布时间:2017-07-05 ] 字体:[ ]

2016年6月25日“总统蔡英文”几个字出现在刚落成的冲绳“台湾之塔”碑文上。她这一署名,与6月26日在巴拿马的“台湾总统(ROC)蔡英文”亲笔签名,一并构成了蔡英文的政治认同与历史认同的两个面向:“台湾总统”并不是她自己事后解释属无须在意的说法,而是她内心追求“台湾独立”的真实表露;为参加日本侵略军队的台籍日本兵“正名”,反映出蔡英文与前台湾地区领导人李登辉在对待二战日本发动的侵略战争与战犯等重大历史问题上持越来越相近立场。这是危险的信号,值得引起重视。

“台湾之塔”赞颂侵略者

“台湾人日本兵纪念碑”,又名“台湾之塔”,它是由澎湖籍琉球华侨总会长、日本台湾和平基金会会长许光辉及“台联党”周倪安等人发起。许光辉早年留学日本,获琉球大学硕士、金泽大学博士学位,曾任台湾警察大学教授,旅居冲绳后任石川县观光亲善大使。近年来,他出面争取在台湾建造殖民时代日本规划设计师八田与一纪念园区、八田与一夫人铜像,出版八田与一日文及中文版漫画,在基隆建成琉球渔民慰灵碑。他在冲绳、在台湾多次提出为所谓在冲绳牺牲的台籍日本兵立慰灵碑。日本“311地震”之后,许光辉等人利用台日民间关系突飞猛进的局面,通过日本有关机构与人员,向日本二战航空老兵团体租赁到冲绳土地,并于2015年正式动工建造,该碑于2016年6月赶在日本慰灵祭前完工。为达到宣传效果,2015年许光辉曾经夸下海口说会邀请日本首相安倍出席落成典礼,但是安倍岂能为了几个台籍日本兵而作出不顾台湾岛内民意强烈反弹的政治举动。不过许光辉在未能获得马英九当局支持的情况下,转而通过台湾绿营名嘴郑新助等人,寻求蔡英文的支持,结果便是台官方立场大转弯,冲绳的“台湾之塔”上终于出现了醒目的“总统蔡英文”五个大字,而典礼上,台日官方、半官方机构人员如“台湾驻那霸办事处处长”苏启诚、台日交流协会的代表以及公开高喊“台独”口号与认同“日本是台湾祖国”的林昶佐等人出席。

然而“台湾之塔”不是为了简单的纪念亡灵,而是有心人士为日本军国主义、为其发动的侵略战争涂脂抹粉:“台湾战士崇高志节,埋没七十年无以彰显”、“当年日台战士皆为同袍,生死与共,荣辱同担”等文字,意欲彰显台籍日本兵的“崇高志节”。这是赤裸裸地歌颂侵略者,没有丝毫忏悔参加侵略战争、屠杀同胞、屠杀东南亚各国人民之意。“台湾之塔”之落成,在台湾岛内没有引起一片赞声,反而已引起台湾不少民众的强烈不满,认为蔡英文在碑文上落款等于为侵略者背书,这与李登辉承认日本是台湾的祖国如同一辙。

然而历史怎能忘记日本的侵略战争,怎能忘记盟军绝地反攻的冲绳战役。

残酷的冲绳岛战役

“台湾之塔”立碑的许光辉及台湾新闻媒体民视曾经声称,台籍日本兵在冲绳死亡3万多人,有纪念亡灵的必要,这是他们诉求立碑的动机。那么让我们重新审视那场空前残酷的战役与台籍日本兵在日本侵略战争中的角色。

首先,1945年4月1日到6月21日的冲绳战役,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太平洋战场中盟军对日作战的重要反击战,代号“冰山行动”。在这场战争中,美、英两军共投入183000人、1300艘军舰、2108架军机,最后以牺牲12513人、受伤72012人的代价,几乎消灭全部的日军(12万日本守军共被歼灭95000,受伤17000人,被俘7455)。冲绳战役之惨烈在太平洋战争史上首屈一指。正是由于冲绳战役的残酷,美军最后不选择日本本土登陆作战,而是使用原子弹轰炸广岛和长崎,迫使日本天皇于1945年8月15日下令无条件投降。

其次,冲绳战役是太平洋战场上平民伤亡最多的一次战役,近10万冲绳百姓是日军活生生的人肉盾牌,可以说,在冲绳战役中,正是日军的惨无人道,直接居致冲绳平民伤亡也高达近十万人。据记载,战争开始后,日军从冲绳居民没收了食物,并处死所有躲藏者;日军杀害了约1000多名操不同地方方言的冲绳人以抑制所谓的间谍活动。有很多琉球人作证说,日军指示他们集体自杀。还有一些人也作证说,他们被日军士兵投掷手榴弹(自行炸死)。

最后,冲绳战役中多底有多少台籍日本兵为日本卖命?

许光辉及民视2015年曾经大声说,他们修建“台湾之塔”的理由之一是在冲绳死去的台湾人比韩国人还多,韩国人已在冲绳建碑纪念,为什么台湾不能建碑?

那么在冲绳战役中,被歼灭的台籍日本兵实际上究竟有多少人?

台籍日本兵,或日军台籍兵、台湾人日本兵、台湾人原日本兵、原台湾人日本兵,都是指加入日本侵略军的台湾人。

1894年清廷割让台湾之初一段时间,日本殖民当局并没有要求台湾人服兵役。但在1937年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后的当年秋天,日本殖民当局开始征用台湾人担负军中杂役,其中第一批台籍军夫“台湾农业义勇团”参加了淞沪会战,他们在上海附近开农场,为日军种植新鲜蔬菜。随着日本侵华战争的扩大,一些台湾人被征调为翻译人员,直接走上侵华战场。在战争期间,由于台湾的翻译人员数目被列为军事机密,所以从一般资料中无法得知总人数。1942、1943年日本先后在台湾实施“陆军特别志愿兵制度”、“海军特别志愿兵制度”以及1945年年初实施全面征兵制度。据日本厚生省1973年统计,自1937年到1945年为止,台湾日本总督府共在台湾招募军属、军夫126750名,军人80433人,合计共207083名。这20多万台籍日本兵,有30304人在中国大陆及太平洋战场上阵亡,约总数的15%。

可以说,这死亡的3万多台籍日本兵是日本侵华战争、太平洋战争中总的阵亡人数,不是冲绳战役死亡的台籍日本兵人数。这也说明许光辉大力提倡的立碑说法根本站不住脚,以及民视的报道多么虚假。

其实,1945年守在冲绳的12万日本军队中,其中77,000人为日本第32军,下辖日军第9师团、日军第24师团、日军第62师团及独立混成第44旅团,而第9师团在冲绳大战前被调回台湾守防,真正留在冲绳的台籍日本兵并不多。

据来自屏东客家的邱锦春叙述,他在因缘际会下考上日本陆军军官后补生,在经过九个月训练后,1943年前往名古屋地区的陆军第七航空部队报到,担任日军轰炸机的副驾驶。他在名古屋服役时,由于美军已经开始对琉球展开攻击,因此他们的任务多数是载运弹药与粮食,空投给琉球岛上的日军地面部队。

目前日本方面录得在冲绳阵亡台籍日本兵人数为34人,而不是3万人。台湾网友“政变后的宁静夏午”为此批评道:“台湾人几乎完全没有被卷入冲绳战役,台湾人日本兵的战死地几乎都是南洋地区,战役爆发前日军是将驻冲绳的第9师团往台湾调,并没有从台湾抽兵力”。

台籍日本兵的可悲命运

拍摄于2009年,于2012及2013年才分别得以在大陆和台湾上映的《彼岸1945》(台湾片名《回家》),藉由台籍日本军医的视角,讲述了台湾日据时期,数十万青壮年被征兵、成为战争炮灰的惨烈往事。

重回两岸视野的台籍日本兵,他们的身份究竟是什么,史家必须作出明确的回答。

我们认为,作为日本的殖民地,加入了日本国民的台湾人,无论什么理由加入日本军队,一旦加入日本军队,而且随日军侵略的步伐前进中国大陆、东南亚,为日本而战时,那么台籍日本兵就是日本侵略军队的一部分,这是日本侵略战争的本质决定的。

作为日本侵略军的一部分,有一些台籍日本兵对日本军国主义忠心耿耿至死无悔是事实,对日本屠杀同胞、残害其他国家人民毫无悔改之意也是事实。如刘志宏(1923年-1944年),日文名泉川正宏,新竹州苗栗郡铜锣庄人,于日本东京陆军航空学校、所泽陆军航空整备学校接受飞行训练,在参加菲律宾特攻出击时,被美军高射炮火打下,是目前记录可证实的台湾籍神风特攻队队员。台籍日本兵董长雄,二战期间离开妻子和年幼的独子,被日本政府征召到印尼管理战俘营。日本投降后,这名宪兵队通译被盟军国际审判庭视为战犯,并判处绞刑,当时有26名管理员被处死,但只有两人被处绞刑。董至死都没有认识到日本发动的侵略战争是不义的战争,自认“我是为了日本,遵守始终一贯的信念来战斗”,还期待日本政府在复兴后能给他的儿子日本式的教育。另一名台籍日本兵刘与坤,原本是台北工专优等生,家境富裕,太平洋战争期间,他决定“从军报国”,成为东京日本飞行学校15期学生,毕业后到南洋开战斗机,为“大和魂”“荣光奋战”。战争结束,甚至到人生的最后时刻仍抱着“我对日本有特殊功绩”的想法。

可以说这一批台籍日本兵从内心将日本当作了自己的祖国,然而他们没有想过,他们死后日本政府从未把他们当作日本国民一同看待,即使董长雄给家人留有遗书,日本政府从未按其遗愿培育过他的儿子,也不肯将他的遗书交给他的家人。

当然,从另一方面,台籍日本兵的命运还须放在中国近代历史下进行审视。他们是大陆的后代或是台湾的先住民,因为1894年台湾被迫割让给日本,使得这一群体成为中国近代史留下的历史沧桑。相比那些死忠日本人,更多的台湾青年在日本皇民化教育下成长,既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也不被日本人真正接纳,可以说无家亦无国。正是这种对台籍日本兵特殊命运的理解,抗战结束后远东法庭及国民政府除了将极个别人处死、审判外,将绝大多数的台籍日本兵安排归乡或重新参军的路。许多身陷南洋的台籍日本兵在战后两三年才辗转回到台湾故乡,而部分滞留在大陆的台籍日本兵有的被改编到国民党军队参加内战。侥幸生还返乡的南洋台籍日本兵由于失去日本国籍,在长达20多年中从未获得日本方面的任何赔偿,包括日军所欠的薪资。

台籍日本兵,是特殊历史时期的产物。作为个体,他们的命运值得同情,他们的亡灵由他的家人、亲人进行祭奠怀念无可厚非;作为日本侵略军一分子,不应以任何官方、半官方的形式进行祭奠、予以承认,否则愧对台湾忠烈祠里为国为台捐驱的先烈们。

有心人士借祭祀亡灵模糊侵略战争历史更应受到谴责

在过去一二十年,在日本、在台湾总有些人有意混淆、模糊二战中日本对外发动侵略战争的不公不义和各类民众因参与侵略战争而导致家破人亡的个人悲惨命运之间的界线,企图以祭祀亡灵为借口,达到掩饰战争罪行、开脱战争罪行、模糊历史的目的。

除了靖国神社外,在冲绳,越来越多的战争犯得到各种形式的纪念。1995年冲绳地方政府在摩文仁立碑,命名“和平的基石”。之后冲绳建立和平纪念公园,从此之后,冲绳有各种慰灵碑和慰灵塔超过100个。其中京都之塔、爱媛之塔、岛守之塔、姬百合之塔等,名义上以日军出生地命名,实际上是纪念在冲绳阵亡的日军。京都与爱媛分别是日本冲绳守军62师团与第22联队的编成地,岛守之塔是纪念在战役中殉职的冲绳县知事、县政府与警察单位人员,姬百合之塔是纪念学徒编成的女子看护队。黎明之塔是供奉冲绳日军司令官牛岛满中将和参谋长长勇中将的慰灵塔,建于该司令官自尽的司令部壕沟遗迹之上。

如今冲绳又多了一个纪念台籍日本兵的“台湾之塔”。

总的来说,无论纪念塔修得如何漂亮,无论修建的理由多么冠冕堂皇,曾经的侵略者永远被记入史册。那些借各种名义进行纪念、歌颂的行为都应受到谴责。后人在享受了长久的和平之后,更应该记住71年前日本发动的侵略战争给亚洲各国人民,特别是中国人民带来的苦难。记住历史,和平才能行稳致远。

(本文刊载在华广网官网,作者为365bet官方 吧_365bet投注开户_无法接受365bet邮箱副秘书长、研究员)

http://www.chbcnet.com/zjps/content/2016-07/04/content_1242701.htm

地址:厦门市长青路191号劳动力大厦10楼 ?邮编:361012 ?联系电话:0592-5078121 ?传真:0592-5078120 ?邮箱:xmtwstudy@163.com

365bet官方 吧_365bet投注开户_无法接受365bet邮箱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网站技术支持:三五互联 闽ICP备23006791号-1 闽公网安备130106020044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