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故事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学术研究> 两岸故事
杨仁飞:民族英雄郑成功不容被“污名化”
[来源: ] [ 浏览点击:25 ] [ 发布时间:2017-07-05 ] 字体:[ ]

8月14日起一连三天,南台湾鹿耳门镇门宫将上演一出荒唐的大戏。在这出戏里,400年前未圆统一梦,37岁壮志未酬死于台湾的民族英雄郑成功将无奈“穿越”时空,被迫向台湾少数民族“道歉”。

心血来潮唱这出大戏的,是鹿耳门镇门宫65岁的主委林忠民。他对外宣称,近来无论是自己或是信徒都有梦到郑成功表示,在攻台期间对台湾少数民族所做的一切,造成后代的怨恨;愿全部接受,并指示信徒,要在14日起一连3天,举办少数民族式的超度法会,祭拜台湾少数民族英灵,表达所谓想和台湾少数民族和解300多年来的恩怨之意,并且说“就算是跪也要跟人家道歉”。

言论一出,引发岛内外民众无限不安,称林忠民究竟要搞“什么鬼”啊?我们也要请问,林忠民凭什么让郑成功“穿越”四百年来道歉?有何资格代表千万信徒、有何居心上演道歉戏码?

林忠民作为宫庙主委,只是台南一个祭祀郑成功的庙宇的管理者,凭什么替千千万万信奉郑成功的信徒代言?何况鹿耳门是郑成功挥师登陆台湾的首站,他凭无畏的勇气,从厦门、金门率军出发,击溃了荷兰人的狙击,顺利登上台湾之地,宣告了台湾脱离荷兰人殖民统治历史时刻的到来。正因为郑成功从荷兰人手中收复台湾,台湾人民才在郑成功死后立庙祭祀,并将4月30日作为郑成功登陆台湾纪念日世代永志。林忠民作为庙宇的管理者,显然忘记了鹿耳门镇门宫建立的初衷吧。

再说,郑成功是个什么样的人?在中国历史上,成为罪人跪了千年的只有秦桧一人。郑成功不是千夫所指的罪人,更不是什么奸臣贼子,而是一个被台湾、被大陆、被海外华人公认的民族英雄。大凡有点历史常识的人一定会知道,这位“国姓爷”曾是何等的骄傲与坚毅!连世人视为危途的黑水沟都能无畏地跨越,让武器装备都优越数倍的荷兰人不得不服气的郑成功,在死后的四百多年后,却要被莫名地指责?

至于林忠民口中所说的,郑成功对台湾少数民族所做的一切让后人愤恨,更是缺乏历史公允。在攻台期间,即1661年3月至1662年2月的9个月间,为维持部队给养需要,郑成功允许部下自行选地开垦,但亦曾要求“不能侵犯原住民及汉人移民现有土地”。但随着开垦的推进、军需物资筹集的需要,加上荷兰人对台湾少数民族部落采取了诱骗、威逼等策略,一些部落与荷兰殖民者联手对抗郑军,以致郑成功的军队与少数民族部落发生过冲突,这些冲突确实导致一些少数民族民众的死亡,但也导致了郑军伤亡。清人江日升的《台湾外记》卷五曾记载,“七月,张志、黄明纵管事杨高凌削土番,大肚番阿德狗让杀高反。成功令杨祖征之。祖与让战,中标枪死。其锋甚炽,欲出援荷兰。功复令黄安、陈瑞二镇往征。安设伏诱战,遂斩阿德狗让。抚绥班师。”后代历史学家估计,台湾少数民族死亡人数为数千人,这是郑成功收复台湾历史的一部分,后世的研究者从没有人替郑成功遮掩过。但是,历史上真正大规模屠杀台湾少数民族的是殖民统治者荷兰人与日本人。早从崇祯二年(1629年)起,荷兰人便撕破了脸面,开始了对台湾岛上各少数民族部落的武力征服,当年荷兰人入侵麻豆社不成,反而大举进攻和麻豆社相邻的家遛弯,将这个相对弱小的部落的房子全部烧毁。崇祯十年春(1636年),荷兰人对小琉球群岛发动了大规模进攻,1200名小琉球群岛居民,死于战火和屠杀的有四百多人,另有一百多青壮年被荷兰人分批卖到东南亚做奴隶。部落的所有女人,则分配给士兵做“礼物”,整个小琉球岛几乎灭族。荷兰人在《热兰遮日志》里详细地记录了这些躲避杀戮的少数民族部落,在回村后面对惨景,集体失声痛哭的景象。至于日军占领台湾50年期间,屠杀台湾人含少数民族同胞多达40万人。三者相较,历史的天平自然移向郑成功,作为民族英雄,他的一生瑕不掩瑜。

然而近几年,南台湾始终有一股杂音,始终有人想对郑成功下手,污名化、移除塑像,包括让郑成功“道歉”的千奇百怪的想法、做法,不一而足。这里面有大的企业家,有从政的个别少数民族市议员,现在又多了一个宫庙的管理者。如,许文龙曾声称“郑成功无非是持武器的侵略者,强占了原住民的土地”;蔡英文也称,明郑、清朝都是“外来统治者”。今年8月1日,成功大学、长荣大学四位少数民族教师带着红墨水、抗议布条,到台南火车站郑成功铜像前抗议,并给铜像涂上红墨水,象征所谓“郑成功脚踏原住民先人的鲜血”。同时,台南少数民族议员谷暮?哈还要求台南市府停办郑成功中枢祭典活动,主张拆除郑成功铜像。加上这次镇门宫主委打着神喻的幌子,强迫郑成功穿越千年来“道歉”,都是极端反郑成功、不尊重历史的作为。他们的目的不是为了什么台湾少数民族的历史正义,而是借壳宣扬极端“台独史观”,追求所谓“台湾独立”的政治企图而已。

而这荒唐不可思议的背后,我们悲哀地看到,有些人自以为是,以为附和了蔡英文、民进党的意志,听从了少数极端者的言语,就是遵从了“神的意志”,就以为开了风气,走在了正确的历史一边。然而历史的评判一直在那里,世俗与宗教的价值观也在那里,容不得颠倒是非、荒腔走板的演出。

(本文刊载在华广网官网,作者为365bet官方 吧_365bet投注开户_无法接受365bet邮箱副秘书长、研究员)

http://www.chbcnet.com/zjps/content/2016-08/13/content_1249719.htm


地址:厦门市长青路191号劳动力大厦10楼 ?邮编:361012 ?联系电话:0592-5078121 ?传真:0592-5078120 ?邮箱:xmtwstudy@163.com

365bet官方 吧_365bet投注开户_无法接受365bet邮箱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网站技术支持:三五互联 闽ICP备23006791号-1 闽公网安备130106020044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