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故事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学术研究> 两岸故事
杨仁飞:葛超智未能客观、理性地去记录史实
[来源: ] [ 浏览点击:9 ] [ 发布时间:2017-04-10 ] 字体:[ ]

每年2月28日台湾学者、政界总会拿“二二八事件”说事,今年也不例外,台北市政府观光传播局2月24日在市府2楼探索馆举办“用一生关注台湾人的美国人?葛超智特展”,纪念这位“长期居留台湾,并目击‘二二八事件’,留下第一手记录《被出卖的台湾》一书的外交官”。无独有偶,今年2月,日本媒体日本网也从“湾生日人”、葛超智学生川平朝清的访问着手,歌颂这位台湾与冲绳“大恩人”。然而,无论是当时之人,包括葛超智的美国同僚,还是当代台湾的历史学者朱浤源、黄宏范等,均对葛超智及其与“二二八事件”、“台独”的关系作了更为客观的评价,也许能给这股崇拜热去去火。

葛超智是美国利益的忠实扞卫者

台湾人对葛超智还是挺熟悉的,1937-1940年他在台北一中(现建国中学)、台北高等学校(现台湾师范大学)、台北高等商业学校(现台大法商学院)等地教授英文会话,并开始搜集台湾各类地图。1941年他正式加入美国海军军政部门台湾调查班,先后与40多名军队文职人员一道完成《台湾岛战略测量图》、《台湾财富摘要》、《台湾民政手册》等重要资料,给2000多名美军准备登陆台湾之用。在这期间,葛超智提出,届时在台湾实施盟军临时托管,由美国掌握台湾的命运。开罗会议决定台湾回归中国,葛超智个人并不认同,认为《开罗宣言》对美国利益是个大灾难,继续鼓吹推动美国托管台湾言论。1945年,葛超智以美军观察员身份随陈仪来台受降。

其实此时,美国政府、军方确有意托管台湾,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史汀生等人曾在1945年提出“战后将继续统治美国‘用生命换来’的若干岛屿”,而葛超智就是这个设想的积极推动者。这一年,美国战略情报室人员在台湾的街头进行所谓的民意调查,询问台湾民众是否接受中国统治,是否接受回到日本统治、是否接受美国暂时的国际托管。1946年葛超智担任美国驻台副领事,1947年他因为秘密支持 “台独”人士而被台当局驱逐出境。1958年葛出版《被出卖的台湾》,但很快被台湾当局买下版权,作为禁书不允流传。2000年陈水扁上台执政后,葛超智再度成为台湾“红人”:台湾二二八纪念馆先后出版了《被出卖的台湾:葛超智文物展总览:从世界史的角度反省二二八事件》、《葛超智先生文集》、《葛超智先生相关书集》,而台北市政府则花重金购入葛超智私人文物、手稿、书札,责成苏瑶崇副教授用10年的时间来整理其遗物。

确实,对葛超智这样一位“台湾托管论”的忠诚拥趸、“台湾前途未定论”的忠实倡议者,对“台独”运动有深远影响的美国人,确实有必要开展深入、全面、客观的研究,这有助于还原日本殖民统治到台湾光复、“二二八”前后那一段被人为解读、扭曲的历史,让历史返璞归真。

葛超智是一个主观、夸张、自以为是的人

台湾大学的朱浤源、黄宏范教授在《葛超智在“二二八事件”中的角色》一文中,引用大量的史实,对葛超智从人格到其笔下历史史实进行了扫描:葛超智直率任性、主观、跋扈。战后美国驻台第二位领事曾这样评价葛超智:“思考太过情绪化,失去对当地民众公正判断的可能,且把台湾的政治情形比作美国独立革命,则简直无知。”而美国驻南京的参赞瓦尔特?布特沃士则评论说,葛的评论描述过于武断与刺耳,由于陈仪继续在台掌政,葛似乎就越来越难有冷静、公正无私的评论了。

重要的是,当葛积极为美国利益着想的时候,他的笔下也充满了与事实不符的夸大与猜度。研究表明,葛超智是一个连日本投降书的英文文本也敢修改的人,在对“二二八事件”的描述里,一开始就多了子虚乌有的软鼻子弹(达姆弹)问题,对当时镇压的兵力,他从2000多人夸张到有3万多人。对于葛这种隐瞒事实、虚报乱报的情况,美国国务院立刻察觉了。美国驻台北领事布雷克在1947年3月14日的航邮报告中提到,葛“文字的忠实程度,不能够承受最轻微的质疑”,并称“台北领事馆在台湾当前的不安下,受有非等寻常的压力,时间因素使得拟稿官员在这几份报告中,需大致接受评估;而主办官员,未能如正常提呈数据时,加以充分检查”。台湾黄彰健院士在他的《考证稿》中研究认为:“Kerr(葛超智)不是一个诚信的史学家。他改窜公文书、造谣。他说国军用达姆弹,意在引起国际干涉。”

对于这样一个不诚信的历史学家、美国驻台官员,我们必须以批判的视角去解读他的作品《被出卖的台湾》。

葛超智是“台独”的推手与最强的利益同路人

研究表明,葛超智并从没有提出“让台湾独立”,但是他“台湾地位未定论”、“美国托管台湾论”以及建立台湾“在地政权”的主张,使得他从上个世纪40年代末开始就被“台独”组织与人士视为最有力的支持者。而葛为了抵制中国光复、接管台湾,也积极与尚处于稚嫩发展期的“台独”力量勾结,可以说,葛是“台独”的同路人、战略合作者。他支持“台独”人士黄纪男组织“青年联盟”,并介绍黄去见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黄因而向美方报告了“二二八事件”后台湾社会政治经济等情形,并经司徒大使转致国民党政府,要求推动台湾政治改革。他还帮助黄纪男向美国政府与联合国转交了《请愿书》,“倡议台湾应该独立,在联合国监督之下举行公民投票,并成立有如瑞士一样永久中立国的主张”。

也许正是葛对早期“台独”人士的大力支持,使得台湾“中研院”学者陈仪深等人十分认同他。

当台湾、日本的学者都在为葛超智唱赞美诗的时候,我还是心有戚戚兮。这是不是一个颠倒黑白、不分道义的台湾?当台湾的学者赞美鼓吹“台独”的先人时,当台湾的新“立委”高喊“台独”、主张要将孙中山从“国父”名单上去除时,当台湾的前领导人主张钓鱼岛属日本的时候,我们真的为台湾的前途捏了把冷汗。

寻求“历史正义”的民进党,还是从更宏大的视野去看待倍受争议的历史人物与历史吧。作为一个时代的记录者,葛超智特定的立场,特别是“反共”、“反中”的意识形态,使得他无法以客观、理性的视角去记录他那个当下的事件、当下的人,对于这样的历史人物、历史观点,民进党不能凭着对“台独”的贡献,而将他捧上了天。相信历史自有公论。

(本文刊载在华广网官网,作者为365bet官方 吧_365bet投注开户_无法接受365bet邮箱副秘书长、研究员)

http://www.chbcnet.com/zjps/content/2016-02/26/content_1217849.htm


地址:厦门市长青路191号劳动力大厦10楼 ?邮编:361012 ?联系电话:0592-5078121 ?传真:0592-5078120 ?邮箱:xmtwstudy@163.com

365bet官方 吧_365bet投注开户_无法接受365bet邮箱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网站技术支持:三五互联 闽ICP备23006791号-1 闽公网安备13010602004405号